二十国集团
美国
日本
德国
法国
英国
意大利
加拿大
俄罗斯
澳大利亚
韩国
南非
阿根廷
巴西
印度
印度尼西亚
墨西哥
沙特阿拉伯
土耳其
首页 > 研究报告
美墨关系僵化背景下墨西哥对外贸易现状分析
2018/12/27 15:26:46    信息来源:现代商业

  摘要:美墨关系随着边境墙的建立与美国将退出NAFTA的说法而愈加紧张,墨西哥应该增加经济独立性,尤其是在贸易方面,做出有针对性的贸易战略调整,充分发挥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

  关键词:墨西哥;美国;对外贸易;调整
 
  一、引言
 
  美国作为墨西哥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两个国家的关系密切而特殊。从1992年墨西哥与美国、加拿大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墨的贸易关系愈加紧密。由于墨西哥主要的贸易产业部门均面向美国市场,墨西哥对美国的依赖性很大,受到美方经济的影响也十分明显。
 
  2017年1月,特朗普为竞选多次发表有关美墨长期贸易顺差的言论,激起就业工人的共鸣时,下达修筑美墨“边境墙”,并要求墨方出资。从2016年开始,美国标准普尔便欲下调墨西哥政府信用评级,美墨关系持续走紧。但美国的言论导向及对墨的态度,极大的影响了墨西哥的经济形势。推特上的“战争”使得墨西哥比索期货大幅度下降,尽管政府极力干预也无法挽回。
 
  在美墨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墨西哥作为一个中上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应该尽力提高自身政治稳定性与经济实力,通过提高本国对外贸易的独立性,扩充国际各大市场,充分发挥墨西哥资源、劳动力与汽车产业的比较优势。同时,墨方对于另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如果能够突破贸易壁垒,拓宽贸易渠道,增加贸易合作,能有利与两国的优势互补、实现互利共赢。
 
  二、墨西哥贸易现状分析
 
  (一)墨西哥总体进出口现状
 
  得益于丰富的矿产及石油资源,墨西哥主要出口产品为汽配、石油,进口产品为资本密集型产品。
 
  出口方面,墨西哥主要以汽车、电配、石油为主,根据墨西哥统计局官方数据(图1),2016年的工业产品贸易额占有重要位置,占墨西哥对外贸易总额的88.9%,其中,交通运输业及设备制造业达到了1.8亿比索,占25%;计算机及相关电器产品及配件达到了2.1亿,达到了37%。相比其他国家,墨西哥的汽车制造市场得到了扩展,影响美国的汽车市场。石油的地位得到了淡化,仅占6%,虽然相比以前减少了对资源贸易的依赖,但这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出口产品。2016年相比较2015年,机电产品的出口比例有所上升,运输设备依旧占有重要地位,与此同时,油矿产品的出口值有小幅度的下降。
 
  进口方面,墨西哥以车辆及其零附件(25%)、电机附件(21%)为主,同时,光学医疗等先进设备的进口占比上升为5%。结合进出口比较,不难发现墨西哥以机电、汽车及其相关配件的制造为主,这部分撑起了贸易工业的主体。
 
  纵观墨西哥总体的贸易情况,除20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外,贸易形势总体呈上升趋势。但值得注意,恢复后急速增长到2011年增速明显下降,再到2015年开始走低。这正是美墨关系开始走向下坡的时间点,反映了墨西哥贸易对美国的高度依赖。尽管从2016年开始,墨西哥力挽狂澜,但贸易形势大不如前。而由于标普评级预期下调影响,9月的贸易额的上涨趋势也因此受到阻碍而停滞不前。
 
  (二)NAFTA贸易格局
 
  自从1994年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来,三国进行了紧密的贸易活动。2016年CIF数据显示,北美贸易中美国的进口远大于其他两国,处于长期的逆差。墨西哥依靠低关税也取得了不错的收益。美国在贸易区中的利益分配非优势地位,必定会出台新的应对策略。
 
  墨西哥的贸易值排行中已经不再以北美自由贸易区为首,与亚太经合组织的贸易合作更加密切。但是,墨西哥在2016年的贸易产值总体下滑严重,进出口都同比下降了3%以上,在北美自由贸易区中的进出口也受到明显影响,仅2016年前9个月,出口同比减少了3.4%,进口同比减少了5.6%。此外,受到全球股市下挫、美联储加息等多方不良因素的影响,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持续大幅度波动,墨方对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石油出口减幅达到38%。
 
  三、贸易关系条件及变化
 
  (一)美墨贸易关系及变化
 
  墨西哥在贸易上对美国的依赖是有其独特的条件的。首先,由于NAFTA给三国带来了低关税,促进了墨方的贸易输出,促进老人墨西哥GDP在近20年的增长。再者,墨西哥的地理位置也决定了贸易的成本及先天优势。墨西哥北部与美国相邻,东西部均有著名的大洋与海湾。被称为“最繁忙边界”的美墨边境极大的促进了两国的贸易往来。数据显示,2014年跨界贸易达到了2460万美元。因此,距离优势带来的低成本为两国贸易提供条件。
 
  自由贸易区内持续多年接近与零的关税,使得作为小国的墨西哥拥有了极大的贸易优势,墨西哥贸易顺差持续增长,美国长期处于NAFTA的逆差状态,美国利益受损。如果美方做出了相应的政策调整,那么美墨的贸易优势条件将会被打破。
 
  在增收关税前(图3),墨西哥的进口市场的消费者剩余变化为+(a+b),生产者剩余变化为-a,净福利变化为b;出口市场的消费者剩余变化为-d,生产者剩余变化为+(d+f),净福利为f。因此,一国的贸易福利由于免关税会得到的福利为(b+f)。但是,由于美国在与墨西哥的贸易过程中进口市场要大于出口市场,因此,尽管有一定的收益,但(b+f)美国<(b+f)墨西哥。同时,美国生产者剩余的影响是极大的,也就是说生产者剩余d-a有可能会很小甚至小于0。这是美国认为墨西哥消极影响了美国产业及工人的重要原因。
 
  同时,由于两国的贸易基础的差异,相对成本会有区别。通过贸易的形式,总体上会提高两个国家的社会福利,但贸易双方获得的利益分配是非平均的。由于国际价格在一定程度上会由国外需求与供给决定,因此,墨西哥国外需求的大幅度增长拉动了国内需求的增长,商品价格就能够以上升的方式获利。
 
  静态而言,美国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大国只能得到较少的利益,墨西哥作为小国就可以得到较多的利益。动态而言,大国(美国)的市场扩张效应要远远大于小国(墨西哥),实际上更有利于美国的企业发展。
 
  特朗普在竞选中或许通过对贸易差额的算法调整夸大了贸易中对美方的不利因素与结果,但是,如果美国要修改协定而增加关税,墨方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果增加关税,墨西哥作为小国,除了作为国际价格的接受者外还需要承担关税。墨西哥的福利因此注定会下降。两国的福利水平变化将会由正和效应转为负和效应,然而大国的净福利变化将以小国的福利损失为代价。因此,墨方如果不做出相应的贸易战略调整,将有可能会成为关税的损失方。
 
  由于关税的增收,墨方的厂商剩余将会降少。美墨边境墙的建立,更是使得大量工厂回迁美国,也就是说墨西哥工人失业率面临极大上升的风险,墨方的厂商将会面临倒闭与破产的,将加剧本来就以失业率高为重要因素的贫困差距矛盾日益严重。
 
  (二)中墨贸易条件
 
  2015年,墨西哥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达到了748.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6%,中墨贸易合作更加密切了。虽然中墨均是劳动力资源比较充沛的国家,但是两国还是有其相对的比较优势,促进相对分工有利于提高两国的福利。从墨西哥各部门的贸易情况,我们已经知道墨西哥对于技术性产品的进口有上升趋势,而对与中国在光学医疗设备等方面与墨西哥的贸易往来较为密切。虽然中国是劳动力密集型的国家,但相比较墨西哥而言,墨西哥的劳动力更为充分而廉价,中国的技术反而成为了比较优势。两国可以同时发挥优势,在扩大中国市场的同时,满足墨西哥的需求。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墨贸易的机电、汽配占了贸易的重要地位,因此,随着第二产业部门的不断扩大,墨方应该主动寻求新的市场,加大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实现其与亚太地区的互利共赢。
 
  四、建议
 
  (一)加快转型经济结构,提高经济独立性
 
  特朗普新政无论是加税还是建墙从某方面讲是为其竞选服务的,墨西哥不应成为他国的政治活动的牺牲品。美国是典型的发达国家,身处低增长和高失业率困境就会增强对各大型产业进行保护(如汽车制造行业),抵制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墨西哥首当其冲。而这些产业的部分正是墨西哥正在获得比较优势的产业。因此,加快经济转型,提高其经济独立性显得尤为重要。
 
  (二)全面拓宽石油国际市场
 
  尽管对石油的出口占比下降,但作为墨西哥的优势资源,石油市场不可忽视。石油市场受到国际油价的影响比较大,且美国进口量十分不稳定,与国际油价基本呈正相关。尽管东部油价略低于美国,但各国实际油价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东部进口的稳定性要远大于美国。因此,墨西哥应该全面扩宽石油市场,提高受美国经济的变化形式以及油价的下跌影响的抵抗力。
 
  (三)充分发挥汽车市场的后发优势
 
  墨西哥汽车市场的发展势头良好,能够有效拉动墨西哥第二产业的发展。汽车产业以墨西哥的能源与人力资源为基础,能够充分发挥其先天优势。同时,汽车产业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能最大程度解决墨西哥的失业问题,使得其贫富差距矛盾得以缓解。对于美国的新政,一方面,无论美国是否会大幅度撤场,都应该坚持支持龙头产业的健康发展;另一方面,为了应对加税的政策,墨方应该将贸易市场的重点由美国向其他亚欧地区转移。由前面的分析可知,两国经济情况相差不大的国家间更容易得到公平的贸易利益分配,墨西哥更应该寻求发展中国家进行贸易合作。
 
  (四)提高政治稳定性,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
 
  归根到底,一国的强盛与其政治稳定性息息相关,因此,要想促进实现经济贸易的,在经济结构调整的同时,墨西哥更应该关注国家的长治久安。如果墨西哥不能改变政治与社会的混乱情形,就会在政党的变更与政府的更替中陷入发展中国家政治、经济相互消极影响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经济的失衡激发了更大的社会矛盾,尤其是墨西哥的贫富差距悬殊,毒品与偷渡更是火上浇油,也给予了他国不再合作的理由。因此,政治的稳定才是一国贸易的基础。
 
(原作者:马倩林;转载整理:孔令恺)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电话:010-64515318
运营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 传真:010-64515317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指南 邮箱:service@fdi.gov.cn
备案编号:京ICP备06041048号 信息管理